Tuesday, May 11, 2010

暖暖

见到久违的朋友们,之前的熟悉感让我们没有什么大隔膜,可以像以前一样哈哈大笑,我好喜欢、好怀念这种不顾形象的快乐。


有时静下来总会有一种“太久没见面不知道要问什么”的奇怪感觉,嗯,就是太久没见面了。




但是朋友突然很正经的对我说,很高兴我回来。

然后另一个朋友听到,也接着说她也很高兴。


接着还听到很多朋友接着说他们也很高兴。


听了很幸福。

1 comment:

看看旧文章

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